?
 
鋼鐵行業超低排放改造到底“值不值”?——有2個問題必須說清楚
来源:中国冶金报 作者:吉赛采编 发布时间:2021-03-30 05:18:11 点击数:61

 3月11日,生態環境部部長黃潤秋一行采取不打招呼、直奔現場的方式到唐山市對鋼鐵企業重汙染天氣應急減排措施落實情況開展檢查,發現部分鋼鐵企業未落實相應減排要求,並存在生産記錄造假等問題,涉案企業和涉案人員已被依法采取措施。此次唐山環保事件再次引發社會對鋼鐵行業大氣汙染防治的高度關注。

在鋼鐵行業實施超低排放改造是大氣汙染防治、打贏藍天保衛戰的重要舉措。

從2018年首次提出鋼鐵行業超低排放改造至今已過去整整3年,3年來鋼鐵行業的超低排放改造到底進行的怎麽樣了?企業在進行超低排放改造過程中又遇到了哪些困惑?爲此,《中國冶金報》記者帶著相關問題采訪了相關政府部門、企業負責人以及行業專家,就相關問題進行了釋疑和解讀。

成本之疑:“虧”了還是“賺”了?

有觀點認爲,鋼鐵企業實施超低排放改造,需要投入資金對現有煙氣脫硫、除塵設施進行全面升級改造,增加脫硝設施,新增的汙染治理設施會相應增加一部分日常運行成本。從鋼鐵企業經營的角度看,實施超低排放改造到底是虧了還是賺了?

對這一問題,作爲全行業最早通過全流程超低排放改造評估監測的企業,首鋼集團下屬企業首鋼遷鋼也許最有發言權。據悉,首鋼遷鋼、首鋼京唐在去年1月和10月分別在中國鋼鐵工業協會官網通過超低排放改造公示,並成爲唐山市僅有的2家環保績效評級達到A級的鋼鐵企業。首鋼股份黨委書記、總經理劉建輝告訴《中國冶金報》記者:“國家實施差異化環保管理政策以來,我們享受到的最大優惠政策是重汙染天氣期間不停産、不限産,這讓我們的生産得以保持穩順,産品供應滿足客戶需求,提升了首鋼産品的綜合競爭力。同時,實現超低排放後,每年可減免環境稅1000多萬元。”

在唐山環保事件發生後,唐山市3月19日發布了“限産令”,明確除已經符合超低排放改造要求、達到A級環保績效的2家企業外,唐山市全流程鋼鐵企業全部實行限産減排措施。《中國冶金報》記者粗略估算:按照今年2月份全行業鋼鐵企業平均噸鋼盈利270元來計算,對于一家千萬噸級的鋼鐵企業來說,按照50%的限産比例,每日僅僅因限産帶來的損失就高達370余萬元。對于符合A級環保績效評級的企業來說,減少了這部分損失才是實打實的“紅利”。

“我們決不允許把環保水平低、投入少的企業與環保水平高、投入大的企業放在同一個環境中競爭。”生態環境部大氣環境司司長劉炳江曾公開表示,鋼鐵行業超低排放改造潛力大,監管不能讓環保績效優的企業“憂慮”,而應使其更加“優異”。

從全行業的運營情況來看,生態環境部大氣司副司長吳險峰告訴《中國冶金報》記者,“十三五”期間,鋼鐵行業利潤有很大改觀,環保工作者們主觀上不想影響鋼鐵行業發展,客觀上也表明環保並沒有影響鋼鐵行業發展。從行業整體看,2015年以來鋼鐵行業開展大範圍煙氣脫硫和除塵改造,2019年超低排放文件正式印發以來,又開展煙氣脫硝治理、無組織排放治理和清潔運輸改造,鋼鐵行業汙染物排放量大幅下降的同時,粗鋼産量增長32%,噸鋼利潤由2015年的淨虧損轉變爲淨盈利260元,最高時達到500多元。

從具體企業看,我們調研了解到,對于現有治理設施齊全、環保管理規範的企業,超低排放改造增加的投資和運行成本有限。“但對于原本生産工藝裝備就落後、汙染治理設施缺失嚴重的企業而言,要實現超低排放需要補齊大量曆史欠賬,必然會大幅增加成本。以首鋼遷鋼爲例,新增運行成本約30元/噸鋼,但同時減少了停限産損失,減免了環境保護稅,享受了差異化電價政策,這一增一減就很清楚了。”吳險峰說。

日前,江蘇省發展改革委、生態環境廳發布了《關于對鋼鐵企業執行超低排放差異化電價的通知》,明確了對未完成超低排放改造的鋼鐵企業生産用電量執行差別化電價,該政策自3月1日起執行。“按照江蘇省出台的差別電價政策,企業在完成超低排放評估監測公示後,每度電可少繳納電費1.8分,按噸鋼500度電計算,可節省電費9元/噸鋼。”生態環境部環境規劃院副院長嚴剛說。

據《中國冶金報》記者了解,除江蘇外,河北、山東、河南也都把鋼鐵企業是否達到超低排放作爲差別電價的重要依據,分別出台了差別電價的措施。據悉,相關部委也正在研究出台激勵政策。

業內人士指出,從短期來看,鋼鐵企業進行超低排放改造是會增加投入,增加運行成本,但是從中長期來看,這一政策的實施將對企業盈利能力形成長期支撐。

吳險峰表示,下一步,地方在實施鋼鐵超低排放改造過程中要時間服從質量,嚴格按照相關文件要求,穩步推進鋼鐵超低排放改造,將差異化電價和水價、重汙染應對期間停限産、治理設施購置稅減免、環境保護稅減免等差異化環保政策落到實處,真正做到扶優汰劣,讓實現超低排放的鋼鐵企業真正享受到政策紅利。

據悉,全行業已有超過6.2億噸鋼鐵産能正在進行超低排放改造。在首鋼遷鋼、首鋼京唐、太鋼、山鋼日照等標杆企業的帶領下,越來越多的企業通過超低排放評估監測工作,進一步補齊短板,實現高質量的超低排放。目前,已經有一些鋼鐵企業陸續在中國鋼鐵工業協會網站上公示超低排放改造和評估監測結果。

碳排放之惑:增了還是減了?

有觀點認爲,在超低排放改造過程中,由于煙氣除塵、脫硫、脫硝等汙染治理設施改造或新增,會大幅增加鋼鐵行業的能耗,從而增加鋼鐵行業碳排放,影響碳達峰碳中和目標的實現。

冶金工業規劃研究院黨委書記、總工程師、俄羅斯自然科學院外籍院士李新創認爲,對于廢氣治理設施齊全的合法合規鋼鐵企業來說,超低排放並不會必然造成碳排放的大幅增加。據他們測算,在鋼鐵企業實施超低排放改造後,直接增加的碳排放量約40kg/t鋼,占鋼鐵企業碳排放總量的2%。

不過,李新創認爲,僅把鋼鐵超低排放當成單純末端治理的認識是十分片面的,鋼鐵超低排放是一場全流程、全周期、全過程、全覆蓋的綠色革命。關于超低排放對鋼鐵企業碳排放的影響必須結合超低排放的相關要求進行全面分析。

從源頭減排來看,實施儲運設施機械化改造,替代廠內汽車倒運和非道路移動機械作業,可減少柴油用量約2L/t~5L/t鋼;實施燒結機頭煙氣循環,可減少固體燃料消耗約1kg/t~3kg/t礦,降低電耗約3kWh/t;實施高爐爐頂料罐均壓放散煤氣回收改造,可減少高爐煤氣排放約5m³/t鐵;合計可減少碳排放量11kg/t~19kg/t鋼。此外,實施高爐煤氣精脫硫,既可避免大量煤氣用戶配套末端治理設施而帶來的能耗增加,還可爲下一步高爐煤氣分離捕集二氧化碳奠定基礎。

從無組織排放管控來看,加強産塵點的封閉和密閉,可以減少收塵系統的無效浪費;強調治理設施和生産設施的同步運行,可以減少治理設施的無效運行和能源浪費。首鋼遷鋼在實施超低排放改造後,治理設施運行能耗降低了12%,按鋼鐵企業除塵系統電耗約150kWh/t鋼測算,可減少碳排放量約11kg/t鋼。

從清潔運輸要求來看,鋼鐵企業外部運輸量爲粗鋼産量的4~5倍,道路運輸平均距離約爲350km,初步測算實施清潔運輸改造後,可減少碳排放量約8kg/t~13kg/t鋼。

以上三方面合計減少碳排放約30kg/t~43kg/t鋼,基本可抵消超低排放改造末端治理增加的碳排放量。

“必須積極推動超低排放改造,這是當下能夠而且必須做的,低碳發展需要時間,做好超低排放改造是處理好發展與減排、整體與局部、短期與中長期關系的重要體現。”李新創說。

當前,鋼鐵行業正在進行以超低排放改造爲代表前所未有的大規模汙染治理,在全行業掀起了一場綠色革命。而唐山市後續成立的4個聯合檢查組對唐山市鋼鐵企業逐一檢查全面排查中,在已經通過超低排放改造的鋼鐵企業中均未發現相關問題。這也充分說明鋼鐵企業實施超低排放改造的必要性,彰顯了鋼鐵企業超低排放改造的“含金量”。

 
免責聲明:本文涉及信息數據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買賣之依據。使用前請核實,風險自負。
期貨有風險,入市需謹慎。
?
? 2008-2021 河北快三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Companycn.com
公司地址:上海市浦東新區陸家嘴環路958號23樓
 服务总机:021-68866688 邮编:200120 | 本网站支持ipv6
滬ICP備14050568號
滬公網安備31011502016359號